踏渠Touch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海小说网www.lastbattl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宫锐眉间微蹙,望着那精疲力竭的背影,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还是将坚硬如铁的下体从虞澄体内拔了出来。

先从抽屉里取出湿巾,帮虞澄简单地做了下清理,他才给自己随意擦了擦。

虞澄还没缓过来,胸腔剧烈地起伏着喘气,背脊已经蒙上一层细密的薄汗,轻薄的衣衫被润湿了些,宫锐看见那处痕迹,不禁轻轻笑了声。

强行整理好着装后,坐回办公椅上,宫锐伸手一拉,把虞澄捞到自己大腿上坐着。

“人菜瘾大。”宫锐简短地评价道,唇角微弯,长臂绕过虞澄的后腰,从桌上抽出软巾,在他额上点了点,快速却细致地为他擦拭。

餍足之后,虞澄的态度也跟着变好了,对于宫锐的揶揄也没放在心上,在喘息间隙夸道,“不是我菜,是你太厉害了,宫锐。”

论体力差距,他还真的要服气。就像现在,他一个大男人,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宫锐的右腿上,对方却感觉不到似的,帮他擦汗的动作又轻又稳,刚刚没坐稳的时候还迅速地扶了他一把。

他故意使坏,想看看宫锐是不是真的体力强悍到,能在他的捣乱之下也能面不改色。足尖点地,借着这个支点使劲在宫锐大腿上晃了晃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宫锐的脸。

“别闹。”宫锐淡然地扫他一眼,目光垂下,意有所指道,“还想再来一次?”

闻言,虞澄才想起来,只有他爽完了,宫锐那边还绷着呢。他终于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了,“不然我再帮——”

“不用。”宫锐打断他,不用看腕表也知道所剩时间无几了,“我差不多该走了。办公室有独立洗手间,你自己清理一下,累了可以在这里休息,那边有沙发,可以将就躺着。”

他介绍到哪里,虞澄的视线就跟到哪里,这才认认真真地打量起办公室的布局。

这是虞澄第一次来宫锐的办公室。他在前台伪造了个家人身份,又等宫锐这边确认后才被放进来。两人刚一碰面,宫锐话都没多说一句,就被虞澄扑到办公椅上接吻。

偏偏虞澄手上还不老实,一边亲一边摸到了下半身,等宫锐终于将两人距离拉开,虞澄就像个泥鳅一样往他座位下一缩,开始帮他口交了。

大概虞澄也是憋坏了,才会急吼吼地找上门来,一个多月的清心寡欲,也让他变敏感了不少。

对于虞澄那点承受力,宫锐是再清楚不过的。

这个人从他们认识开始就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背叛我的男人

背叛我的男人

其今
背景交代:主角是黑帮大佬,被诬陷贩毒关押了八个月。 回来就看到自己的男人大着肚子,并收到n张他男人参与多人运动的春宫图。实际是主角的死对头在此期间绑架男人,给他下了迷药聚众侮辱。 男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主角的,但是主角不相信。而且监狱生活让主角被压抑的有些心理变态了,就有了这个把男人虐 jian到生的戏码。 第一人称叙述,主角可男可女,读者们可以自行选择代入。 安利另一篇文?《人鬼殊途恋爱》(耽美专栏
言情 连载 3万字
我是来看热闹的

我是来看热闹的

狗卖羊头
齐白作为一个不能释放信息素的alpha,时常捉弄其他alpha,来显示自己并不弱与他们。他只是好奇两个s级alpha发情会不会搞在一起,没想到被按在床上摩擦。 np 攻>3 眦睚必报坏心思齐白受x温柔体贴乔野攻x活好花样多姜余攻x高冷纯情伊克尔攻
言情 连载 2万字
赛博武士会梦见电子伴侣吗

赛博武士会梦见电子伴侣吗

知言难遇
你是一名赛博时代的机械武士,做着刀口舔血的活计,每一次危险的厮杀后都是血腥的丰收,尽管你平日花销不菲,但依然可以维持富裕的生活,购买最贵的义体,包养各色帅气的男人。 补充说明: 1女主文,三观不正,所有文中立场为角色三观,为小说服务,不是作者三观,骂角色可以,骂作者不行。 2赛博时代女主可攻可受,可上可下,可0可1,问就是科技解决一切烦恼,如有雷点可直接点击关闭小说。
言情 连载 0万字
乱伦之帮妈妈输精松股

乱伦之帮妈妈输精松股

御女挣钱去修膜
忍不住再度伸手扶住儿子的部,轻轻的推上压下,示意了两三次阿龙才猛然开窍的开始抽插,可是才三下就刺激兴奋的疯狂抽插,以致才只十下就觉得腰眼一酸,浓浓热热的精液喷洒而出,美娟教这一烫也舒服的搂住儿子呻吟出声∶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 母子俩就这么温存的搂着
言情 连载 1万字
脑洞短篇存放

脑洞短篇存放

小鱼游啊游
短小的停车 练笔
言情 连载 0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到
言情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