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渠Touch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海小说网www.lastbattl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门敲过三次,过了会儿,里面才传来低沉又简短的应答声。

秘书推开门进来的时候,发现宫锐的神情不太对。

似乎正为什么发愁,冷峻的眉宇微微拧到了一起,但眼神却又清醒从容,足以利落地做出决策。

宫锐抬头,脸上已经恢复成平日那样淡然,让她觉得自己刚刚的揣测都是无稽之谈。

见她走近,宫锐眉间再蹙起,似乎有些不耐地问道,“什么事?”

秘书暗想自己来的时机不对,可能是打扰了老大思考,才会接连露出这么些生动的表情。要知道,宫锐平时就算在高层会议上和别人互怼,也没有这么频繁地皱眉。

她于是远远站定,并不敢离宫锐太近,隔着桌肚把文件从办公桌上推到宫锐面前,“严总那边在催进度,您现在方便审核一下项目资料吗?”

顿了顿,宫锐的眼神和她对上,“现在?”

秘书紧张地看了眼腕表,“严总说客户要提前看方案,二十分钟之后就要接待客户了,所以……”

“知道了。”宫锐低头,视线落在那摞文件上,语气十分平淡。

秘书松了口气,心想这才是宫锐的正常状态,面上还没浮现出一个微笑,却见宫锐又扬起下巴,眸光里似乎藏着某种审视。

“您还需要别的辅助资料吗?”秘书凭职业素养问道。

“我在想,”宫锐目光微挑,似笑非笑地看向她,“你是打算在这里守着我工作?”

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哪里出了错,秘书微微欠身,“不好意思,那我先出去了,您检查好之后叫我就行。”

虽然奇怪今天宫锐的态度,但她向来对他敬畏有加,因此不敢多说,埋着头退到门边,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出去了。

空气安静了几秒,办公桌下忽然地传来一阵轻微的水声,似乎夹杂着饱食之人的喟叹,仔细辨析,又像是含糊的呜咽,总之和北欧风办公室的寂静肃然格格不入。

那声音如梦似幻、稍纵即逝,但钻进宫锐耳朵里,却马上变得鲜活起来,就像被放大了无数倍,听得他心脏猛地跳了跳。宫锐的眼神忽然一凝,喉间滚了滚,忍不住垂眸。

桌下的情形,是任何熟知他的人都不敢想象的,简直可以用淫靡不堪来形容。

外表看起来依然平整的西装裤中间,拉链早已滑下,露出了个精神抖擞的家伙,柱身高耸,水光淋漓,青筋凸起,随着脉搏微微跳动着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背叛我的男人

背叛我的男人

其今
背景交代:主角是黑帮大佬,被诬陷贩毒关押了八个月。 回来就看到自己的男人大着肚子,并收到n张他男人参与多人运动的春宫图。实际是主角的死对头在此期间绑架男人,给他下了迷药聚众侮辱。 男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主角的,但是主角不相信。而且监狱生活让主角被压抑的有些心理变态了,就有了这个把男人虐 jian到生的戏码。 第一人称叙述,主角可男可女,读者们可以自行选择代入。 安利另一篇文?《人鬼殊途恋爱》(耽美专栏
言情 连载 3万字
我是来看热闹的

我是来看热闹的

狗卖羊头
齐白作为一个不能释放信息素的alpha,时常捉弄其他alpha,来显示自己并不弱与他们。他只是好奇两个s级alpha发情会不会搞在一起,没想到被按在床上摩擦。 np 攻>3 眦睚必报坏心思齐白受x温柔体贴乔野攻x活好花样多姜余攻x高冷纯情伊克尔攻
言情 连载 2万字
赛博武士会梦见电子伴侣吗

赛博武士会梦见电子伴侣吗

知言难遇
你是一名赛博时代的机械武士,做着刀口舔血的活计,每一次危险的厮杀后都是血腥的丰收,尽管你平日花销不菲,但依然可以维持富裕的生活,购买最贵的义体,包养各色帅气的男人。 补充说明: 1女主文,三观不正,所有文中立场为角色三观,为小说服务,不是作者三观,骂角色可以,骂作者不行。 2赛博时代女主可攻可受,可上可下,可0可1,问就是科技解决一切烦恼,如有雷点可直接点击关闭小说。
言情 连载 0万字
乱伦之帮妈妈输精松股

乱伦之帮妈妈输精松股

御女挣钱去修膜
忍不住再度伸手扶住儿子的部,轻轻的推上压下,示意了两三次阿龙才猛然开窍的开始抽插,可是才三下就刺激兴奋的疯狂抽插,以致才只十下就觉得腰眼一酸,浓浓热热的精液喷洒而出,美娟教这一烫也舒服的搂住儿子呻吟出声∶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 母子俩就这么温存的搂着
言情 连载 1万字
脑洞短篇存放

脑洞短篇存放

小鱼游啊游
短小的停车 练笔
言情 连载 0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到
言情 连载 6万字